悔过案

1.洪焘 明朝时人洪焘,有一天暴毙,恍惚间被一绿衣人引到阴府。洪问绿衣人自己一生的食禄如何。绿衣人从衣袖中抽出一卷装在布套里的档案材料给洪看,洪看自己名字下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许多东西,字小如蚊子,无法全部看清。只见后面的注上写着:“原本官可做到参政,但因在某年某月某日奸淫了一处女,被降为转运副使。”洪看了落泪,问绿衣人:“这可怎么办才好?”绿衣人告诉他:“只要力行善事,就可补过。”忽然走到一条大溪前,绿衣人将洪推落溪中,洪大惊而醒。这时已经死了三日,家人因摸洪心口还暖,所以还没入殓。洪醒来后,痛自悔改过失,尽力广行善事。后来上级派他做两浙漕运使,他非常害怕食禄到此终结,但并未出现意外之事。后升端明殿学士,长寿而终。这是力行悔过所得的善报啊。

世人见到有人犯邪淫而仍旧富贵,就起了疑惑,认为因果报应不可信,他哪里知道洪焘命中官本应为参政,因犯了邪淫而暗中降为转运使?他又哪里知道洪焘因力行悔改,将功补过,其官运又由漕运使冥冥中升为学士?所以,慎毋不生敬信,甘心象李登那样,断送了状元、宰相的福报之时,还沾沾自喜中过一个解元。

2. 某书生 清朝汉阳有一书生,平素以才气闻名,但数次考试都落第。一朋友为他请乩叩求,乩神答示:“该生本应有功名,但因年轻时曾与一婢女私通犯淫,所以想盼功名,已经不可能了。”该书生听后,十分惊惧,立愿改过向善,并编辑《戒淫功过格》,广采注解案例,又募款刊印,到处施送。结果到了康熙丙子年,该生再去参加考试,竟然考取。许多人都认为,这是改过行善所得的福报。

3. 项希宪 明朝项希宪,原名德棻,曾梦见自己考中癸卯年的乡试,但因以前曾淫污过两个年轻婢女而被天神削去科名。醒来之后,发誓戒邪淫并力行善事,以赎罪补过。后来,他又梦见来到一个地方,见一黄纸上所写的第八名为“项”姓,中间一字很模糊,最后一个字为“原”字。旁边一个人告诉他说:“这是你原来的天榜名次。因你近来改过向善,所以,你又恢复了原来的科甲名次。”于是自己改名为“项梦原”。壬子年乡试,他考中顺天第二十九名。己未年会试,考中第二名。这时,他开始怀疑梦中的第八名怎么会不准呢?等到参加殿试,得二甲第五名,这时他才悟到:合计鼎甲所得名次,加起来恰是第八。另外,乡试、会试的榜文都用的白纸,只有殿试榜文才用黄纸。

因梦警悟,而能痛自改过,还是有福人的气象。不然,功名已经削去,怎么又会再恢复呢?由此可见,天道祸淫,不加悔罪之人。世间有志者,不可以为失过足、造过业就没有办法。

4. 贾仁 贾仁,五十岁仍无子。一日,夜梦来到一府第,上有匾额题曰“生育祠”。于是,他就磕头求子。生育祠的主神,取来一簿给他看,说:“你曾经奸淫别人的妻子,欲求子,不可能了。”贾翁哀告说:“小民无知,乞求能够让我有赎罪的机会。”神答道:“你既然已经悔过,若能劝化十个人不邪淫,才可赎罪。如果再劝化更多人,就可以得子了。”贾翁醒来,痛自改悔,因而广劝世人,很多人因此受到感化。后来,他得了两个儿子。

5. 钟朗 辛卯年,浙江科举考试即将开始前,有人梦见诸神聚会,考校和监察此次应中榜的几位考生。第一名的是个叫钟朗的人。有一女子前来诉怨,中间坐的那位神说:“该生不可中。”于是,要另找一人补名。旁边的一位神答道:“可以让孺子代替他吧?”此人醒来后,将梦告诉钟朗,并问明原因,才知道原来钟朗曾淫污了家里的婢女,导致婢女怀孕,但钟的妻子不能容纳该婢女,婢女就跳河自杀而死。此后钟朗时常内心不安,听到了这个梦后,更加恐惧。此次大考揭榜,钟朗果然没有考中。有个叫余恂的人中了第一名,所谓“孺子”,正是余恂的字。不久,钟朗的妻子病死了,钟朗更加害怕了。于是发愿忏悔,力行善事而不敢懈怠。结果,第二年,也就是甲午年的科举,钟朗仍考中解元。

6. 张某 华亭人张某,年轻时常犯邪淫,后来生了两个儿子都夭折。自己又得了痨病,多年不愈。一次偶然得到一部善书《丹桂籍》,书中注载了许多邪淫报应的案例,自己非常感慨和悔恨,就跪在神前发誓,永远戒除邪淫。并且又印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,到处施送。过了一段时间后,张某的身体竟完全恢复健康,数年间连生三个儿子。

7. 田某 明朝有个田某人,长得丰姿俊雅,因此乡里中许多妇女争相投怀送抱,一直无法安心读书,便移居到附近的南山寺读书,但寺旁仍有女子私奔而来。田某明知不对,却又无法断除邪淫。田某时常梦中见到一神,有一日,所梦见的神,竟在白天现身,并告诉田某说:“你原本是可做到御史官的大福命,但因多情于花柳,功名已几乎削尽。上帝命我来监视你,如果你能从今天起便彻底改过,仍然还可以得到功名。”田某听了,大为省悟,并彻底悔改向善,后来果然考取进士。

8. 曹稚韬 明朝崇祯年间进士曹稚韬,还在当学生时,与邻家妇人私通。妇人的丈夫发现后,要杀死奸夫淫妇。一日,假装和妻子说:“我明天要出远门,必须经数日才能回家。”妻子听了,暗中欢喜。第二天便约曹稚韬晚间来家中幽会。那天恰好是文友聚会的日子。大清早,友人来拉曹去,他不肯去。友人知道他不肯去的原因,强迫把他拉到聚会的地方,并向主持人建议:“今天作文,要按照大会场的要求办,夜晚宴会时,不醉不许走,不遵守以上约定者受罚。”并请主持人封锁门户,任何人不能擅自出入。曹窘迫不安,不得已草草写完作文,就想退场,大家一片哗然:“有约在先,为何急于回家?”到宴会饮酒时,曹因有心事,故意少饮。为了不让曹夜晚去做败德的淫事,文友们故意把曹灌醉,等曹醉得不省人事时,才送他回家。但已醉得不能与妇人约会了。当天夜晚,邻妇倚门等候,久久不见曹来赴约。结果有一个无赖汉,知道该妇平日不守妇道,见她倚望,八成是等不到约会,无赖汉便上前挑逗该妇,该妇竟也没有拒绝,带他进门。早就守在家门外暗处角落潜伏察看的丈夫,这时手持斧头,破门而入,杀了无赖汉,又杀了妻子。第二天稚韬酒醒得知此事,即请文友们作证,对神明发誓,坚决行善补过,永远不再走邪淫之路。曹数年后考中了进士。当初稚韬由生而死,由死而生,间不容发。他之所以免于一死,全仗善友的挽救。那个无赖看见有机可乘,竟毫不顾及暗中有祸即将来临,一转眼的功夫便成了斧下鬼。俗话说:“奸必杀!”真是没有说错啊!

9. 张宁 张宁,晚年无子。一日,在家庙前祈祷:“我到底有什么罪孽,以致于断子绝孙?”旁边的一个小妾说:“若不耽误我们,便是阴德。”张宁悚然醒悟,于是观察诸小妾,凡不愿留下的,都让她们改嫁,如此嫁出了好几个。次年,张宁即得一子。

10. 崔书绅 上海崔书绅,曾请人画春宫图十几幅,每幅都画得惟妙惟肖,淫荡无比。后来他得了疟疾,每次疟热发作时,就看见美男子、美妇人十多人,赤身露体,被鬼挟着剖肚子、抽肠子,血流满地。接着鬼卒又对崔某剖腹钩肠,崔某疼得哀号惨叫,自己说是受到画十几幅春宫淫画的报应,全屋的人都听到了。崔某清醒后,急忙将淫画全部烧毁。淫画烧毁后,崔的病竟也渐渐消除了。

11. 赵岩士 赵岩士,少年时就开始犯淫色,后来身体逐渐衰弱、精神恍惚,乃至骨瘦如柴,几乎到了不能活的地步。一天,赵刚好阅读了谢汉云刊印的《不可录》一书,不觉汗流浃背,才醒悟到自己犯邪淫的凄惨报应,因此痛改前非,并且将《不可录》一书的印板请来,捐资助印并施送。后来身体渐好,精神渐旺,接连生了六个儿子。

12. 某书生 明朝嘉靖年间有位书生,住屋的东邻有一艳妇,时常向他抛送媚眼,有一天艳妇乘丈夫外出的机会,在两家的隔墙下挖洞,招引书生,叫书生越墙相会。书生内心也怦然而动,问:“怎么过去?”妇人嘲笑他:“读书人难道不记得逾东家墙的故事吗?”书生找来楼梯爬上墙头,忽然转念想到:“人可以瞒,天是不可以瞒的呀!”就下去了。妇人又来到墙洞边花言挑动,书生再次动情,第二次从楼梯爬上墙。当骑墙即将过去时,又思量:“天终究是不可瞒的!” 急忙下墙,关好门,出去了。次年,书生北上参加考试。主试官进场当夜,忽然耳边听到有声音说:“状元乃是骑墙人。”等放榜后,主试官召见状元询问,才知道他骑墙复退、临时悔改的前事。

13. 张玮 明朝万历壬子年,武进县的张玮,与某生同往南京应试。在他们到达旅馆的头天晚上,旅舍主人梦见迎接天榜,天榜上的解元乃是与张玮同来的某生。主人将所梦告知某生,某生听了洋洋得意。主人的两个刚成年的女儿住在楼上听到了,怦然心动,于当晚叫婢女招引某生,并缒下布幔做梯。某生拉张玮一起爬布梯上楼,张玮爬到一半,忽然猛省:“我是来考试的,怎么做起这种损阴德的事呢?”于是,他急速而下。而某生,则毫无顾忌地攀到了楼上。当晚,旅舍主人又梦见天榜,见到榜上的解元已经换成张玮。主人大骇。次日,主人将梦告诉某生,并问他做了什么事,某生面红耳赤不敢回答。到了考完试放榜,果然张玮中解元,而某生竟落第,某生大为惭悔,后来贫郁而终。

张玮与骑墙人,都是属于临犯时一刹那而悔悟,比起曾犯邪行而后来力戒的人更为可嘉。若此时不猛然省悟,不但顷刻之间就失去了命中应有的功名富贵,而且将来还会堕入无边苦海,多么可怕呀!

14. 黄山谷 宋朝名诗人黄山谷(庭坚),曾经喜欢写一些冶艳的诗词。有一次和画马的名师李伯时,去谒见圆通秀禅师,秀禅师首先劝戒李伯时不可将一生心力用在画马,倘若念念马身,只怕来世堕落投胎为马。然后禅师呵责山谷说:“大丈夫怎么能甘心情愿地把翰墨之妙,用在艳词淫诗上面呢?”山谷笑着说:“难道我也会堕入马腹吗?” 禅师说:“伯时念马,堕为马身也只是他个人的事,但你写艳词,却是挑动了天下人的淫心,这种罪过,何止是堕入马腹,恐怕泥犁地狱等着你去呢。”黄山谷听此,心起恐惧,惭愧谢别,从此绝笔。

15. 钱大经 四川人钱大经,长得神貌俊秀,而且下笔千言,文才很好。十七岁就外出求学,历经科考应试多年,然屡考不中。庚子年的大比试即将开始,钱大经于文昌帝君坛前祈祷。当晚便梦见青衣童子,领自己到帝君前,帝君命神吏察看簿册,册上记载着:“钱大经,本当二十岁考中乡榜第二名,接着考取殿试会考,名闻天下,官位做到二品,享年七十三岁。但由于编撰了三部淫书,因此功名全部削夺,寿命也不长了。”文帝教导大经说到:“你一向存心忠厚,而且孝道和朋友之交方面,也没有过失。无奈你编撰淫书,使得许多男女看了后,败名丧节。要不是你前世时积了许多阴德,你今生早就入地狱受苦了。”钱大经于是发重誓,逢人劝戒,遇到淫书就买来焚毁。后来,以明经任官,活到六十二岁。

摘自《寿康宝鉴》事证章悔过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