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不可录》敦伦理序

天为大父,地为大母。一切男女,皆天地之子女,皆吾之同胞。既是同胞,当尽友爱,保护扶持,以期各得其所。如是,则为天地之肖子,无忝所生矣。既能保护扶持天地之子女,则天地必常保护扶持于其人,令其福深寿永,诸凡如意也。倘或肆意横行,欺陵天地之子女。则其折福减寿,灭门绝嗣,一气不来,永堕恶道,经百千劫,莫复人身者,乃自取其祸,非天地之不慈也。

余且勿论。即如妻女姊妹,人各共有。人若熟视己之妻女姊妹,己则愤心怒气,即欲殴击。何见人之妻女姊妹,稍有姿色,心即妄起淫念,意欲污辱乎哉?夫同为天地之子女,是吾同胞。若于同胞起不正念,则是污辱天地之子女,欺侮同胞。其人尚得自立于天地之间,而犹谓之为人乎?况夫妇之道,与乎三纲五常。男女居室,人之大伦。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,以其有人伦也。人若行蔑理乱伦之事则是以人身行禽兽事。身虽为人,实则禽兽不如也。何也?以禽兽不知伦理,人知伦理。知伦理而复蔑伦理,斯居禽兽之下矣。

然一切众生,由淫欲生,故其习偏浓。须深堤防,作亲、作怨、作不净想,庶可息灭邪念,而淳全正念矣。怨与不净,前序已明。兹特约亲而为发挥,冀诸阅者,同敦天伦,毋怀恶念。

《四十二章经》示人见诸女云:“想其老者如母,长者如姊,少者如妹,幼者如女。生度脱心,息灭恶念。”《梵网经》云:“一切男子是我父,一切女人是我母,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”,“当生孝顺心、慈悲心”。如是则尚保护扶持之不暇,何可以起恶劣心,而欲污辱乎?

明有一生患淫,不能自制,问于王龙溪。龙溪曰:“譬如有人谓汝曰:‘此中有名妓,汝可搴帏就之。’汝从其言,则汝母女姊妹也。汝此时一片淫心,还息否?”曰:“息矣。”龙溪曰:“然则淫本是空,汝自认做真耳。”人果肯将一切女人,作母女姊妹视之,则不但淫欲恶念无由而生,而生死轮回,亦当由兹顿出矣。

《不可录》一书,法语巽言之训,福善祸淫之案,与夫戒忌之日期、处所,一一毕示。其觉世醒迷之心,可谓诚且挚矣。维扬张瑞曾居士,利人心切,即为刻行。命光发挥窒欲之要,因以怨,以不净,而叙其大旨。继因其堂兄正勋逝世,拟以此功德,荐其灵识,俾罪障消灭,福智崇朗,出五浊之欲界,生九品之莲邦。因居士孝友之情,故复撰敦伦之序,祈见闻者,各详察焉,则幸甚幸甚。

释印光谨撰

摘自寿康宝鉴原文《不可录》敦伦理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