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寿康宝鉴》 白话 戒之在色赋

       前言:《戒之在色赋》是越中一位读书名士商子拜亭,有一夜梦见文昌帝君告诉他说:"你有写赋的才华,何不作一篇戒色赋,替我唤醒世人?"拜亭梦醒后,便提笔写赋,下笔时好象有神相助,字字句句,顺畅达意,令人见了,怵目惊心,但愿天下文人才士,能仔细阅读,并且体悟色相本空之理,慎防淫报可怕之事,从此戒色守德。由于赋文是字句对称而成,如果翻译成白话文,就无法保有"赋"的面貌及"赋"的对称畅达。因此本篇赋文,译者未作翻译,谨以原文供陈于后。

  戒之在色赋

  荡荡情天,昏昏欲界。智能都迷,痴呆难卖。

  亦念夫夫妇妇,正家道以无乖。庶几子子孙孙,肃闺门而勿坏。

  如何钻穴,绝无烦蛱蝶之媒。竟至逾墙,偿不了鸳鸯之债。

  万恶以淫为首,曾榜森罗。百殃悉降于身,非徒夭瘵。

  削他桂籍,生前则穷巷空悲。斩尔椒条,死后之茺茔孰拜。

  个个《中庸》记得,九经忘远色之经。

  人人《论语》读完,三戒昧少时之戒。

  血气多缘未定,智愚那得不移。

  和也者,财先可饵。强乎哉,力莫能支。

  刑于寡妻,破节而故夫暗泣。搂其处子,含羞而新妇群疑。

  以佣妪为易奸,麂而忽聚。以乳娘为可犯。蛊岂堪医。

  美婢调来,狮吼之威教遍受。顽童比及,龙阳之丑更难知。

  带肉骷髅,偏喜狎颠狂之妓。低眉菩萨,亦怒污清净之调尼。

  传曰:男有室,女有家,毋相渎也。

  礼云:内外乱,禽兽行,则必灭之。

  则有舌上灿花,毫端错彩,诱人颠坠于邪山,罚尔沈沦于苦海。

  自诩文人才子,风流之趣话频翻。遂令怨女旷夫,月下之佳期早待。

  好谈中冓,一言伤天地之和。妄著淫书,万劫受泥犁之罪。

  演出横陈之剧,声音笑貌,谁则弗思。

  描来秘戏之图,袒裼裸裎,焉能不浼。

  酣歌艳曲,魂已荡而魄已消,伪造仙方,阳可补而阴可采。

  是皆导入三途,能不孽添百倍。放郑声而有训,此语应闻。

  思鲁颂以无邪,其言犹在。何勿念淫,转而好德。

  无思乃保无为,有物本来有则。

  想到悬崖撒手,欲火难红。急从彼岸回头,狂澜勿黑。

  过而能改,福尚可以自求。善更能迁,祝定消于不测。

  绿衣引去,洪学士之上寿还登。黄纸标来,项秀才之高魁旋得。

  出乎尔,反乎尔,报应分明。不可,犹可违,挽回顷刻。

  罪不加悔过之人,梦已入清凉之国。非礼勿动,衾影中浩浩其天。

  反身而诚,伦纪中贤贤易色。乐尔妻孥,毕其嫁娶。

  夭桃各咏于归,少艾焉容外慕。鸾帏梦畅,提头而人面模糊。

  尽管词新,拔舌鬼形恐怖。戒得心中如铁,法网讵罹。

  色原头上从刀,杀机已露。生贪有限之欢,没受无穷之苦。

  能忍坚忍很忍,便致神钦。视淫意淫语淫,都防天怒。

  奔远要拒,风清月明之吟。烈更须扬,露蛱雪江之句。

  自己闺房之乐,亦莫常耽。他人床弟之言,胡堪轻诉。

  表楼薄幸,休教纵欲三年。白璧无瑕,只在开情一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